八仙之一的韩湘子,有一把令人记忆真切的洞箫。传说中的画面里,他双手握着那把仙器,悠然地吹响了天地间灵动的声响。我没有听过,但从小就能感觉到一股来自浩渺空间的洞箫声韵里,流淌着一种神秘的气息,它把我卷入到无边遐想的未知世界里,那箫声迷醉,像星光一样遥远,或者像银河上流淌的梦幻。其实,那时的我什么也不明白,唯独知道,箫声好听,像不知名的天籁,让幼稚的灵魂飞翔起来。

醉拳中仍有“韩湘子——擒腕擎胸醉吹箫”这一招

箫声醉倒了我的童年时光,那细碎的记忆里似乎还有月光。后来,终于明白了,箫声醉月,尤其是夏夜的箫声响起来,让人想起了明月岛上的朦胧风光,感觉到山径盘纡中的林蘩竹茂,体会到涧溪流泉上的落花梦影。在一个夏夜,我静听玉女弄箫,月朗星稀下,那箫声袅袅如烟,如同天空万古无穷生韵的天籁,让我真切地感受到箫声里能够醉月的淡淡意味。那玉女,其实是一位正在婆娑起舞的少女,她一边舞蹈一边吹箫。那箫声仿佛她身边亭轩旁片片飞旋的紫葳,像不远处月色荷塘里的繁茂莲红,艳若云霞,醉红心波。那箫声落在亭榭上,像散落的“大珠小珠”;那箫声消失在古藤里、山水间……让人在观看水上有明月,偷窥水下浮月里的缠缠绵绵;那箫声浮在空气里,让人仿佛走在“步月廊”里静听凤管,徜徉在“待月轩”中眺望月色里的万古婵娟。

记不清我什么时候开始吹箫的,第一支曲子就是《春江花月夜》,还依稀吹过悲怆的《满江红》。这两支曲子,似乎都与月色能够衔接起来,因为从洞箫声中,我能够从春江潮水中捕捉到夏夜如歌的浪漫热烈,从悲怆的声音中能够听到月色的苍凉奔放。这不是勾肩搭背的想像,箫声的魅力可以穿透胸膛,也可以占据灵魂高地,甚至可以把天堂的风景溘然敞开,让生命的感受意味深长——你的周围是一片起伏的原野或山冈,还有江河奔涌的气息。

我突然起几个关键词:荷花渡、待月轩、步月廊……还有翠竹、紫薇、桃花。其实这些美丽的字眼,不过是与箫声有关的夏日情怀,一种与大自然共奏箫声的心灵感动。我喜爱洞箫柔和中的幽怨,天籁般的安详,它让我养成了孤芳自赏的性格,也让我变得真实、纯粹而忠诚,似乎是一个痴迷情人般的简单与踏实。热浪滚滚的夏夜里,我像在炎炎正午时光的户外享受日光浴,其实是在阳台上,我大汗淋漓地吹箫,那箫声低沉悠然,像一缕凉风洗浴掉我身体的燥热、不安,也把我内心的浮躁洗浴一新,那箫声犹如怀春少女的梦,倾诉幽怨的心情仿佛一位天涯游子的迷茫愁绪。后来我明白了,那是天人合一的妙趣境界,是音乐的,也是心灵的,更是生命的。

据说洞箫挂在室中就能够驱邪,大鬼小鬼们望之生畏,不敢入室作祟。虽是迷信说法,可是自古许多文人雅仕,总是把洞箫挂在客厅与书房里,似乎有一种熠熠生辉的良好感受。那是宁静致远的闲情,也是自鸣得意的雅趣!传说张良是位吹箫高手,仅仅是用箫声就击败了楚霸王的八千子弟兵。这是神魄般的仙乐传奇,让灵魂出窍,也让精神飞翔。(编者注:徐州人关于张良吹箫散楚兵的传说很多。其中一种是,当时汉军将项羽围困于彭城九里山下。张良当夜登上鸡鸣山,命士兵做了一只特大的风筝,悬挂上箩筐,筐中坐一士兵,手持洞箫,吹奏楚歌,其调哀怨悲凉,楚兵听了军心涣散,不战自溃。)

张良月下吹箫石刻

这个故事,虽然不能深信,却能够让人想像箫声里的孤松吟风与幽细不绝,它能让楚军士兵的心灵,荡漾起九曲江流,回肠百转的悲观情绪,让他们在千古楚韵的缠绵里丧失了抵抗的意志与精神。(来源:潮州日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