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雪,恰逢冬月,雪至此而盛

此时标志着仲冬时节的到来

                             

冬日里,最不可错过的,是一场雪的盛事。

飘雪,让冬天不再枯寂:农家庆祝丰年;诗人围炉夜话;

而普罗大众,亦有堆雪人、打雪仗、捕鸟雀之乐趣。

飘雪,是冬天的一种美丽。

雪花片片随风舞,寒枝点点梅花香。

恰如有人说:“一下雪,北京成了北平,南京成了金陵。”

雪,成就了一个诗意浪漫的中国。

【大雪三候】

一候·鹖鴠不鸣

鹖鴠(hé dàn)又叫寒号鸟,

即复齿鼯鼠,在冬季仍会号叫,

但大雪时却冷得叫不出声;

二候·虎始交

大雪时节阴气盛极将衰,

阳气始萌,

充满阳刚之气的老虎开始有求偶行为;

三候·荔挺出丨荔挺(马兰)感受到阳气萌动而开始抽出新芽。

我想,雪之所以迷人,在于它的洁白纯净。

于是,一场雪下来,天地银装素裹,

世间的一切都在它的覆盖下变得纯粹起来。

人在皑皑白雪的氛围中,

也容易忘却尘世的烦恼。

洁白的雪,将心灵也洗涤了一番。

 

【 雪,是冬天的留白 】

雪,是冬天的留白。它广被大地,覆盖一切,没有差别,朱门与蓬户同样蒙受它的沾被。一觉醒来,天地白茫茫一片。

雪花随风漫天飞扬,将自己的洁白纯净沾贴到城市村落、江河桥路、山野旷地,包括寒枝枯草、残墙断垣、坑穴泥洼……

老舍说,下雪,让山上的矮松尖上顶着一髻儿白花,越发的青黑;山坡上草色与雪色黄白相间,仿佛给群山穿上了一件带水纹的花衣。

王摩诘画山而不见云,齐白石画虾而不见水。而雪的留白,是每当雪至,天地山川便成了落笔简约的国画,天地纯净了,心灵也就跟着纯粹如白纸,随时等待着思想的落墨。

雪的留白并非空白。它让人于无色中想象有色,于无形中揣测有形,于无生命中体味凛然的生命力。就如《红楼梦》中贾宝玉,在享尽荣华富贵之后,走向了白茫茫的雪原大地。这时候的雪,给了我们有佛性的留白。

雪的留白并不枯寂。冰雪下依然有细泉漾动,香艳的梅花在雪天挺立。在这片苍茫空阔里,并非一无所有,而是如国画中的留白,意味深远。

 

【 大雪雅事:赏雪烹茶 】

天寒地冻,千里冰封,遇雪成景,雅趣也由此而成。

万树琼花一夜开,都和天地色皑皑(邵雍)

有雪就有情,原本了无生趣的景致,

雪落上去,瞬间变了颜色,

韵味也自然大不相同。

孤舟蓑笠翁,独钓寒江雪(柳宗元)。

万迹人踪灭,千山鸟飞绝。

漫天飞雪中,孤身一人,

独钓寒江雪,

诗人眼中的满目浪漫,

无尽潇洒。

赏雪的绝配是烹茶玩画。

茶以雪烹,味更清冽

所为半天河水是也。

不受尘垢,幽人啜此,足以破寒。

 

这时候煮着茶,拿出古人的《风雪归人》《江天雪棹》《溪山雪竹》《关山雪运》等画轴出来赏玩、揣摸,观景、赏画、品茶,物我两忘,其乐融融。

飞雪有声,惟落花间为雅;清茶有味,惟以雪烹为醇。

《红楼梦》里,妙玉采花蕊上的雪煮茶喝,这样的茶,清新扑面,还有淡淡的花香。妙玉真是极端聪明的女子,懂得借助天地间最美的意象来赋予茶以独特的魅力。

 

【 大雪风俗 】

小雪腌菜,大雪腌肉。老南京有句俗语,叫做“小雪腌菜,大雪腌肉”。大雪节气一到,家家户户忙着腌制“咸货”。

大雪是“进补”的好时节。素有“冬天进补,开春打虎”的说法。冬令进补能提高人体的免疫功能,促进新陈代谢,使畏寒的现象得到改善。冬令进补还能调节体内的物质代谢,使营养物质转化的能量最大限度地贮存于体内,有助于体内阳气的升发,俗话说“三九补一冬,来年无病痛”。此时宜温补助阳、补肾壮骨、养阴益精。冬季食补应供给富含蛋白质、维生素和易于消化的食物。大雪节气前后,柑桔类水果大量上市,适当吃一些可以防治鼻炎,消痰止咳。

大雪,白茫茫一片真干净。

大雪一到,一年也快要走到尽头。有人说,雪的降临是清净世界的,山峰愈显挺拔冷峻,大地变得静谧祥和。

《红楼梦》说:白茫茫一片大地真干净,人生有过红楼儿女般的热闹,终究还是归于寂静而人生的本质,也不过是一场洗尽铅华的回归。当“千山鸟飞绝,万径人踪灭”的时候,有人选择长眠,有人则在静静等待来年的春天等待下一轮春生、夏长、秋收、冬藏,从喧闹到清净,在岁月里轮回。

来源:生活美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