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形影 - 俞逊发

箫独奏《形·影》俞逊发曲 顾冠仁配伴奏

伴奏:上海民族乐团 瞿建青、何俊成

选自1988年第13届上海之春国际音乐节民族器乐专场。《形影》这首箫曲是俞逊发先生(1946-2006)创作于80年代后期,录音中这首是在1988年第13届上海之春国际音乐节民族器乐专场(1988年5月11日~12日)上演的曲目。

箫声中的人生回顾——听《行·影》

作者:王国维

《人民音乐》1989年10期)

形与影,是一个很值得玩味的现象。在光色世界中,有形必有影,而且其影随着光源的移动而变化,随着视角的改变而变异——忽长忽短,忽正忽斜……

 

由俞逊发创作的箫独奏曲《形·影》(顾冠仁配伴奏),其标题给人以这一联想。作者对此有一段说明:“形实影虚,虚实相合,形影不离。水、火、日、月中自己的影子,似是而非,变化莫测。回忆过去,认识自我,乃是我的本意。”显然,作者以形与影这一自然现象作了引申,进行了富有哲理的思考,用音乐的语言述说了自己在人生道路上的认识和体验,同时也反映出对老子思想的崇尚。

 

乐曲开始为一个引子,在一片凄楚、暗淡的气氛中,箫以虚实相衬的音乐奏出一个音调动机,它具有一种聚集力,似乎是招魂附体的呼唤。作者在这里有意用了这两个音,它的唱名与作者的名字有着谐音上的默契,显得生动而有意味。它与引子后半部出现的与动机相似的音型构成了全曲的主要动机。

 

第一段为慢板,音高和节奏上的进行都较为平稳,引子中的两个动机贯穿于乐句的首或尾,还原E和降A的运用,使旋律在平静中增强了流动感,箫那特有的吟唱性和低沉的音色,使人沉思冥想,好象在回忆,追忆那遥远而又清晰的过去。

 

第二段的快板,与第一段形成对比。节奏变化和旋律起伏都比较大。调性的转换、变化音的运用、伴奏节奏型的强调,使情绪陡然而变。这是形在火、日中的影子,那音乐让人感到的是动荡中的混乱,扭曲中的悲哀。水、月之中的影子,在第三段中得到体现。这是一段慢板,调性转为降E,音乐柔和,小二度的下行进行,使音乐又略带伤感。

 

紧接着第三段,箫用极弱的音量,缓慢的速度吹奏出两句意味深长的曲调,平和而又悠静。是啊!伟大而深刻的思想总是宁静的,作者在这里追求一种超然的境界。

 

尾声与引子呼应,在第一个动机的呼唤中悄然而逝。

 

这首作品把自我以主体性的面貌出现,它是作者在现实中与客体相互碰撞、相互融合、相互冲突、相互作用后的自我认识和感慨。自身的历史、传统观念、客观环境所投下的影子是无法摆脱的,它时时缠绕着主体。然而从中你又能得到悟心,在纷乱中寻回自我、认识自我、把握自我、超越自我,塑造一个独立的人格。这一主旨在乐曲中通过箫与古筝和打击乐的相互交织、组合来得到体现。箫的音色悠扬而质朴,在幽静中引人深思,作者用它独奏以企与主题的表现吻合。

 

在技法中,他突破箫较为单一的幅度层次,强调强弱、虚实、音色等等的对比以及音域上低、高音区的上下跳进,同时,又把一些笛子技法运用其中,如用无痕迹的揉音以表现一种飘浮不停的音响等等。

 

筝的伴奏在全曲中作为形的影子而出现,它和箫形影相随,在主旋律下作出各种变化模仿或节奏型的衬托,特别是充分运用筝的揉滑音这一特殊的效果,来取得一种影子摇晃之感,对主题的表达起到了很好的作用。

 

一组打击乐的音响,如大海锣、小串钟、吊钹、铃、木鱼、大鼓等等,渲染出一种特有的气氛,为箫与筝的交流,烘托出一个切题的背景。

 

民族器乐的创作,近年来逐渐趋于多元化的创作势态。相比之下,箫由于音色和传统技法的单一,变化幅度较小,因而还很缺乏新颖独特的创作曲目。俞逊发创作的这一乐曲,丰富了箫的艺术表现力,而且乐曲的一度、二度创作出于同一创作者,他那精湛的技艺和独到深刻的感受,更为此曲增色不少。

乐谱选自俞逊发先生编著《中国竹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