曲目列表:望明月/憶囈/禅定/咏秋/又见楼兰/梅韵/渔歌/怀念/五木摇篮曲/望春风

王大浩先生1964年出生于福建省泉州市。1979年参加工作,现为泉州市南音传习中心演奏家、人类非物质文化遗产南音省级代表性传承人、中国音乐家协会会员、中国曲艺家协会会员、中国竹笛学会理事、福建省南箫学会副会长、世界南音联谊会常务理事、泉州市曲艺家协会南音专业委员会会长、泉州师范学院兼职副教授,硕士生导师。

从艺几十年来曾先后代表泉州南音参与接待党和国家领导人,随团出国进行重大文化交流,南音赴联合国教科文总部申报世界非遗项目展演,泉州申报“东亚文化之都”韩国展演等重大演出,受到党和国家领导人及专家学者的高度赞誉。

多次与中央民族乐团、新加坡华乐团、华夏民族乐团、台湾汉唐乐府、台湾心心南乐坊等著名乐团合作演出、录制音乐专辑多张。于2006年成功举办了个人专场音乐会,2014年录制了个人首张洞箫音乐专辑《禅定》,并成功举办从艺三十五周年洞箫独奏音乐会。

所教授的学生在泉州市级以上南音比赛及国内外重大音乐比赛获奖获奖30余人次。先后出版和发表个人专著《泉州南音洞箫教程》及论文6部40余万字。

285057d8cf400ec5de91ab6af3912e73_b的副本.jpg

 


箫园主编田龙与王大浩先生合影留念

 

延伸阅读:

南箫一曲诉乡音 一门三代南音情

——记泉州南音洞箫演奏家王大浩

作者:黄凯杰

琵琶弦索吟不尽,一声拍板几声箫。琵琶横抱,箫声悠悠,听一曲南音唱,声声慢,柔断肠。流传千年的遗风雅韵,飘绕不绝的管弦之音在深深古巷回荡……

父辈是泉州民乐乐器制作名家,家里时有前来试音的音乐界人士;他6岁学笛,16岁考入泉州南音乐团,18岁从南音伴奏走向洞箫独奏,从艺38年,他研制出中国首支低音洞箫,在继承与创新之间,将南音洞箫发扬到极致,被誉为“南箫王”;女儿则成为一名青年南音演唱家,父女俩同台演出,用配合默契的箫声与歌声让更多人感受到古老南音艺术的魅力。

他是泉州南音洞箫演奏家王大浩,这一门三代的南音传承之路从古榕巷走出,走向世界的舞台。

大浩讲述家族故事

一、家庭熏陶 苦难锻炼意志

他的父亲王竹华是一位南音爱好者,从事南音乐器的制作,是泉州民乐乐器制作名家。王竹华的二哥王冬青则是泉州高甲戏《连升三级》的编剧。上世纪50年代,王竹华与三哥王涤新开始分别在钟楼附近经营乐器生意,因需求旺盛,两家乐器店生意很好。

王竹华的乐器店最初名为“老华记”,经营各类民族乐器,对于店里的每样乐器他都会演奏,后来先后易名为“凤仪轩”“新华乐器社”和“王竹乐艺”。王大浩说,当时与父亲往来的都是泉州的音乐界人士,他们会来家里试音。耳濡目染之下,王大浩从小就表现出过人的音乐和制箫天赋,6岁开始学习吹笛,12岁便能独自制箫。

后来因家庭变故,王大浩变得有些沉默、自闭,但却放不下对南音的热爱。他依然默默地坚守这条道路,而南音也陪伴他度过了那段苦难的岁月,磨炼了他的意志,为以后独自闯荡南箫艺术之路奠定了基础。

二、逆境成长 南箫一举成名

“最初我想学的并非南音而是梨园。”王大浩说。1978年,当时年仅15岁的王大浩自学成才,不仅能吹笛子,还能吹箫、弹琵琶,在梨园老师傅的鼓励下想要报考泉州艺校梨园班。但是,遭到父亲王竹华的反对。

1979年,王大浩想要报考泉州民间乐团(现为泉州南音乐团),王竹华依然不同意。王大浩不愿再错过这次机会,便找三伯王涤新求助,在王涤新的劝说下,王竹华勉强同意,王大浩如愿报考,并以南音选段《陈三五娘》中林大的表演获得专业第一名的成绩被顺利录取。

一直以来,洞箫都是以伴奏的形式出现在南音表演中,王大浩考入泉州民间乐团后负责的也是洞箫伴奏。18岁时,王大浩的南音生涯迎来了一次突破,洞箫第一次以独奏的形式出现在舞台上。

“那时候我父亲说‘既然做了就要做好’,而中国的民族乐器长期以来缺少低音乐器,所以我就想要突破一下。”王大浩说,当时请作曲家汪照安将南音曲目《远望乡里》改编成洞箫独奏曲《怀念》,那时候很多南音老师傅不能接受这种改革创新,自己便和妻子偷偷排练。一次偶然的机会,中国音乐学院副院长黎英海来泉采风,王大浩便去虚心求教,得到极大的肯定。

1983年,王大浩成功研制出首支低音洞箫,作曲家吴世中特地为他谱写低音洞箫独奏曲《追想》,一经演出便轰动全国。民乐泰斗、中国现代民族管弦乐的奠基人彭修文说“低音洞箫的出现填补了中国低音空白”,并表示要请他到北京进行演奏。

从此之后,王大浩奠定了他在南音洞箫表演艺术上的地位。

2006年,王大浩举办了第一场洞箫独奏音乐会;2014年,举办第二场洞箫独奏音乐会,并发行了首张个人南箫音乐专辑《禅定》。“2019年是我从艺40周年,将会举办第三场洞箫音乐会。”王大浩说。

王大浩和女儿王一鸣(中)同台演出

三、传承衣钵 父女投身南音

1991年,王大浩继承了父亲制作乐器这一行当,在清净寺对面开设“华鸣乐器行”,“华鸣”二字一语双关,一是从父亲王竹华和女儿王一鸣名字中各取一字作为纪念,二是取“中华之音,一鸣惊人”之意。“我非常理解父亲当时为什么反对我学习音乐,他是希望我能传承乐器店。”王大浩说,他现在特别骄傲,因为他比父亲做得更好。

王大浩的女儿王一鸣是青年南音演唱家。1999年,父女二人受联合国教科文组织爱丽丝的邀请,前往北京表演南音,赢得满堂喝彩。爱丽丝特地送给王一鸣一张明信片,并用法文在背面写着“希望若干年后,能够看到你们父女的演奏”。这是王大浩和女儿第一次同台演奏,从此之后,王一鸣对南音的喜爱便一发不可收拾。

起初,王大浩并不赞成女儿学习南音,因为他觉得南音这个行业待遇不高,前路渺茫。王一鸣从泉州五中毕业后,放弃保送,决定报考艺校,遭到王大浩的反对,但是女儿一再坚持,父女俩经过反复沟通后,王大浩妥协了,王一鸣也顺利考进了“福建省艺术学校泉州分校南音班”。

王大浩向记者展示《禅定》的手抄曲谱

毕业后,王一鸣进入王大浩所在泉州南音乐团工作。与王大浩不同的是,王一鸣以唱为主,声音甜美,风格纯正,在国内外南音界的口碑很好。虽然王大浩觉得女儿很有天赋,但他还是希望女儿要加倍努力,多掌握技巧,往前超越。

“共一轮明月,唱百代乡音。”如今,王大浩除了经营乐器行和乐团日常演出工作之外,他考虑得更多的是古老的南音艺术如何得到更好的传承?近年来,王大浩一直致力于南音传承人培养,在培元中学、泉州艺校和泉州师院进行授课,先后出版和发表个人专著《泉州南音洞箫教程》及论文6部40余万字。

因为热爱,所以坚持。当初王大浩走入南音乐团时,南音正值冬天。而今,南音艺术已经迎来春天,越来越多的人感受到古老南音艺术的魅力。在南音艺术盛开的百花园里,洒满了王家三代人的泪水与汗水,在南音的低吟浅唱里,在悠悠洞箫声中,重现泉州“千家罗绮管弦鸣”的荣景。

来源:中共鲤城区委宣传部
作者单位:中共鲤城区委宣传部
责任编辑:丁惠兰 陈媛 黄兴华
本文来源:学习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