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赏(陈正生)

过去冷门的七弦琴与洞箫,如今也成了热门乐器,而出现于上世纪三十年代的琴箫合奏的演奏形式,也成了如今常见的演奏形式。但就琴箫合奏所用之“箫”而言,如今不是所有演奏者都了解的,其中有些人就对琴箫有一定的误解:琴箫八孔,认为八孔箫就是琴箫。

上世纪二十年代,古琴由文人雅士的独乐转向集会向公众演奏,再由独奏转向琴箫合奏。当年所用之箫为六匀孔,箫音不能与琴音合。古琴,从理论上分析是三分损益律,并能演奏由第五分音和第六分音构成大、小三度的纯律。

为了箫能与琴律吻合,更考虑到方便转调,彭祉卿依据三分损益律设计、制作了符合十二律吕的八孔琴箫。彭祉卿根据琴的实际情况,将十二律吕的黄种音高定位为“C”,内径为1.2厘米。实际的情况是,一尺八寸的“黄钟”,受管径和尾端调音孔的制约,音高是很容易调成“C”——小字一组之中央c的。因此,如今有些人就误认为八孔箫就是“琴箫”,有的认为筒音为C的八孔箫就是“琴箫”。

基于如此的认知,见有的琴箫合奏,箫就是洞箫。箫与琴音量的失衡,琴就尽可能增强音量,其音色真似“弹棉花”——琴也就失去其韵。此外,更有推崇“时尚”者,竟将箫的音色吹成“尺八”。如此的“琴箫合奏”,不知是推陈出新的“发展”,还是离经叛道。

今将龚一和戴树红二位录于《国韵大雅》上的八首琴箫合奏与各位分享。日后拟将孙裕德先生用匀孔箫与琴合奏的乐曲与各位分享。从中我们是否能获知洞箫之真正韵味?

 

龚一(左)、戴树红(右)

戴树红先生自号箫吟,琴痴,江苏泰州人。中国昆曲古琴研究会古琴专业委员会理事;今虞琴社社长;上海音乐学院副教授。著名洞箫演奏家,尤擅琴箫合奏,曾与已故广陵派泰斗张子谦先生及当代众多古琴家龚一、林友仁、谢导秀、王永昌、戴微等琴箫合奏活跃于琴坛,并有个人专辑《戴树红箫吟神品》及与张子谦、龚一等琴家合作的琴箫合奏音响精品享誉海内外。著有《中国笛子教程》(理论卷/乐曲卷两卷本)由上海教育学院出版。

龚一,1941年出生于江苏省南京市,毕业于上海音乐学院民乐系,是中国著名的古琴演奏家、一级演奏员、上海音乐学院硕士生导师,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项目(古琴艺术)代表性传承人,曾担任中国民族管弦乐学会古琴专业委员会会长。

龚一先生曾随张正吟、夏一峰、刘少椿、王生香、赵云青、张子谦、顾梅羹、沈草农、刘景韶等十二位琴家学琴,广泛学习了广陵、金陵、泛川、诸城、梅庵等多个琴派的风格,艺贯五个琴派熔各家于一炉,自成一家,形成了清和婉转,中正秀丽的琴风,广泛地学习了各派的演奏风格,并掌握了不少代表曲目。其演奏潇洒超脱,卓然成派。他强调在弹琴时,要“心中有古人,眼前有今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