箫与古筝《霓裳曲》(江南丝竹)改编:王次恒箫:田  龙筝:黄宝琪艺术指导:姜景洪、刘峪升、王建平录音混音:江松松 庞岩

录音棚:九紫天诚

录像制作:博雅音画

出品:北京王建平昆曲工作室、箫园

 

 

让审美成为一种生活方式

——箫筝合奏《霓裳曲》小纪(节选)

文/田龙(箫园主编)

 

疫情期间,我和青年古筝演奏家黄宝琪老师共同录制了一首极具江南丝竹文曲风格的箫筝合奏《霓裳曲》,该版本由著名笛箫演奏家、作曲家王次恒先生改编,乐谱见于王次恒编著《箫入门与提高》(2011年12月第一版·第101页)。本人演奏时箫由筒音作do改为筒音作sol演奏,并对某些乐句作了八度的上翻下落处理。我个人特别偏爱这首典雅、优美的《霓裳曲》,在学习、演奏的过程中产生了一些浅显个人的感受,写成文字与箫友们分享,期待与大家交流心得。

 

《霓裳曲》与江南丝竹

《霓裳曲》又名《小霓裳》,由浙江杭州的江南丝竹艺人根据民间器乐曲牌【玉娥郎】移植变奏发展而来,后在上世纪二三十年代由王巽之等人传至上海,经国乐名家孙裕德等热爱丝竹人士常年合奏、把玩,逐渐完善成为沪上江南丝竹文曲精品曲目。《霓裳曲》属于有板式变化丝竹乐类型,各个乐器声部既充分发挥个人演奏特长和乐器性能,具有鲜明的个性,合之则相互协调融合,从而构成了多样与统一的合奏整体,具有江南丝竹支声性复调织体的特点。我与黄宝琪合奏的《霓裳曲》版本又是浙籍笛箫名家王次恒先生根据丝竹合奏的版本基础上改编。

据传,《霓裳曲》是根据唐明皇梦游月宫闻仙乐的传说写意编曲而成,一代一代的创作者们赋予了这首曲子非常美好的标题,具有标题音乐的属性:玉兔东升、银蟾吐彩、皓月当空、嫦娥梭织、玉兔西沉。《霓裳曲》旋律唯美典雅,音调高低错落有致,曲风温润清丽飘逸,极为恰当的描写了月之皎洁,舞之绚烂,梦之朦胧,常听之常令人心生霓裳飞舞、飘飘欲仙之感。

《霓裳曲》属于江南丝竹文曲范畴,温文尔雅,适合用箫来表现主旋律,配以二胡、琵琶,点线结合,如同嫦娥玉带穿起落盘珍珠,表现典雅但又质感华丽《霓裳羽衣舞》的意境,颇具恬静平和、悦耳自然的古典舞曲味道。乐曲从结构上来说由一个主题发展而来,不断加花变奏,在每一段“合头”“合尾”主旋律保持不变,每一段中间乐段又根据主题进行发展,或者加入新的音乐素材,来表现梦境中左右朦胧之感。

《霓裳曲》与“箫”“筝”

“箫”“筝”都是中国传统的民族乐器,她们的音色早已融入中国人的骨髓里,她们的历史悠久,在本文中不再做阐述,终究“箫”“筝”是作为一件“器”是为“乐”服务的,是表达乐思的工具。所以在演奏这首《霓裳曲》时也要根据乐曲的内涵运用合理的演奏方法。

江南丝竹传统的技法中有你繁我简、你高我低、加花变奏、嵌挡让路、即兴发挥等手法,并逐步形成”小、细、轻、雅”的风格特色。这种技法和风格包含了人与人之间相互谦让、协调创新等深刻的社会文化内涵。

《霓裳曲》箫主干谱
在箫与古筝合奏的版本,古筝的音色控制不宜太亮,落指温柔,与箫声部八度关系形成或重叠、或你高我低、或你低我高的交替穿插,恰如其分地表达音乐的意境。用箫在演奏本曲时,首先要充分运用昆曲和丝竹乐常用的“颤叠赠、倚震打”等技巧,因为《霓裳曲》描写的是幻境,音色缥缈一点或许更切题;高音区弱起弱收,中音区平起平落,低音区强进弱出;音乐速度慢起,中段后渐快,结尾稳收,在推进过程中缓中带急,急中有缓,虽然多次重复主题,但是会产生一波三折的音乐情趣和艺术魅力。每一遍演奏可能会有细微差别,存在即兴的成分,根据演奏者现场的状态会有些许不同。最终以上所有都还是为了表达音乐主题服务。
《霓裳羽衣曲》与唐明皇
本文取名为《箫筝合奏<霓裳曲>小纪》,为何叫“小纪”?小纪本意是野史的别称,也有细目的意思,霓裳曲取义唐明皇夜游月宫,而夜游本身就属于野史,故借题称作“小纪”借此梳理和霓裳曲相关的内容细目。
自古以来,“嫦娥奔月”被很多文学家钟爱,据说,八月中秋节的由来就是源于“唐明皇夜游月宫”的小说。唐·郑棨《开天传信记》曾记载:“吾(唐玄宗)昨夜梦游月宫,诸仙娱予以上清之乐,寥亮清越,殆非人间所闻也。”宋代大文豪苏轼的《渔樵闲话录》上篇《逸史》曾记载:“罗公远引明皇游月宫,掷一竹枝于空中为大桥,色如金;行十数里至一大城阙,罗曰‘此乃月宫也’,仙女数百,素衣飘然,舞于广庭中。”唐玄宗深谙音律,在欣赏歌舞的同时暗中记下旋律,梦醒后让乐师作成《霓裳羽衣曲》,杨贵妃和宫女们也扮仙女跳起《霓裳羽衣舞》,从此,帝王与百姓都在八月过中秋节。但是不论《开天传信记》还是《逸史》,都属于稗官野史,游月宫的说法属于小说演义的文学创作。
敦煌壁画
《霓裳羽衣曲》与白居易
唐朝诗人白居易曾写下《霓裳羽衣舞歌》的不朽诗篇,这首长诗叙述了诗人几十年间的沧桑变化,内容极其丰富,艺术价值很高。优美的文辞,精妙的比喻,贴切的用典,使这首长诗成为价值很高的优秀之作。
白居易在元和年间观赏当时宫廷里表演《霓裳羽衣曲》,舞者“不著人家俗衣服。虹裳霞帔步摇冠,钿缨累累佩珊珊”,俨然描写的是一副道家仙女装扮。其舞姿也是“飘然转旋回雪轻,嫣然纵送游龙惊,小垂手后抑无力,斜曳裙时云欲生”“烟蛾敛略不胜态,风袖低昂如有情。上元点鬟招萼绿,王母挥袂别飞琼”,其意境与月宫的神话是吻合的。
其中对乐者和演奏乐器描写非常精彩,见字如声“磬箫筝笛递相搀,击恹弹吹声逦迤。散序六奏未动衣,阳台宿云慵不飞。”“玲珑箜篌谢好筝,陈宠觱栗沈平笙。清弦脆管纤纤手,教得霓裳一曲成。”寥寥几句把乐器种类、演奏和音乐结构做了总结。
敦煌壁画
《霓裳曲》与中国古典美学
一首《霓裳曲》将历史的演义、诗文的意象、音乐的韵律乃至舞蹈的律动交融在一起,其中每一项都独具中国传统美学的特点,《霓裳曲》可谓是中国古典美学的交融点,非常值得回味和挖掘。
宋朝诗人陆游曾说“功夫在诗外”,理解箫这件乐器我想也是这个道理。我觉得从站在音乐的角度来说,我们应该经常演奏、重温经典作品,从中国优秀的传统文化中寻找养分,滋养和灌溉自己内心的音乐天地,扩展和加深对音乐、对周边艺术乃至中国传统美学的理解,点点滴滴运用到自己的生活中,把寻找美好的事物、体味高尚的思想升华自己的审美情趣,通过箫去寻找音乐之美,最终让箫、让审美自然而然地成为一种生活方式。
以上纯属个人感受,欢迎箫友一起交流。
·伴奏·
《霓裳曲》古筝旋律来自箫园02:01
扫描下方二维码QQ音乐APP搜索“田龙 霓裳曲 伴奏”查看高品质完整伴奏

·录音团队简介·


·视频制作团队简介·